高访日记:我问祖马

去过比勒陀利亚的旅人大都要到南非“到此一游”一下,但极少有人去过总统官邸。我作为“打前站”的高访随访记者,今天无意有了一个机会一览总统官邸,而且成功向南非总统祖马提了两个问题,也算是意外收获。

早上8点多,我尚未从凌晨熬夜中醒过劲来,同事就风风火火敲门:“九点祖马总统有一个关于金砖峰会的吹风会,你赶快去一下。”收拾行装,马上赶赴总统官邸,我连记者证都没有带,不管三七二十一去了再说。

到了总统官邸门口,我拿出护照,虽然心虚但表面却理直气壮:“你好,Madam, 我是中国代表团随访记者,负责报道我们习主席访问南非的,能不能让我参加上午的记者会。”还真管用,新闻官记下了我的名字,不仅告诉我记者会地点,还好心安排我的车辆进入官邸。

官邸好大,我居然看到一个足球场!想来,当年西方殖民者来南非,地广人稀,可以“自由发挥”。

官邸主楼倒是不大,三层白墙小楼,门窗明显有着维多利亚式的繁复风格。我去的傍边二层侧楼,走廊是一排廊柱,有点南欧味道。

吃了点心,喝喝咖啡,新闻官没有催促的意思,我和南非同行聊了起来。“不是说九点么,怎么还没开始呀?”“不着急,南非就这样。”无聊中,我到后花园去转转。极目望去,整个城市郁郁葱葱,充满生机,几朵淡淡的白云挂在蓝天上,真是个好地方!我了几张,直到被警卫制止。

祖马先是严肃,通报了南非维和士兵牺牲的事件,接着是自豪,称主办金砖峰会是南非乃至非洲大陆具有“历程碑”意义。记者觉得提神的提问时间到了,我毫不犹豫举手,我是现场有限的两三个亚洲面孔之一,自然被点到。我用英语问了两个问题:“总统先生,我是来自北京的记者,来这里报道我们的国家主席访问贵国。现在西方有两个misconception: 其一,一些人对中国在非洲的角色存在疑虑,甚至说是威胁,而实际上中国正在帮助非洲一些国家建医院、学校、道路等基础设施,总统您怎么看?第二问题是,西方还有一个说法,称金砖机制是一个空谈会,您又如何评论?”

祖马看起来很和气,在回答我的提问时一直看着我,面带微笑,我被迫不时礼貌点头。祖马在回答中对习主席的访问高度评价,称此访是一个“绝对重要”(absolute important)访问,体现了南非与中国关系的高水平;对于金砖机制,祖马列举一项项数字说明,金砖机制不是“talk show”。

祖马的回答很有新闻价值,很对我们的路子。在习主席即将到访南非前夕,祖马的表态很是及时,从做记者的角度来说,我很感激祖马的“配合”。

从祖马官邸走出,我开始向北京口述快讯,盘算着怎么写详讯,心里喜滋滋的。忽然,门口的一位警官把我喊过去,脸上带着笑意,但却坚持要我删除我忙里偷闲拍的一些官邸里里外外的照片。在我说尽好话之下,好歹让我留下一张。哼!(新华社记者 吴黎明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